4月28日,由電力規劃設計總院編著的《中國能源發展報告2018》(以下簡稱“報告”)在京發布。

報告總結分析了2018年我國能源發展總體狀況,并對2019年發展趨勢做出了研判。

2018 年,我國能源消費增速延續反彈態勢、能源消費結構顯著優化。全年能源消費總量 46.4 億噸標煤,同比增 3.3%,增速創 5 年來新高;其中電力消費增速創 7 年最快。天然氣、水電、核電、風電等清潔能源消費量占能源消費總量的22.1%,同比提高了 1.3 個百分點。作為調結構的主力,非化石能源消費占比達到14.3%,上升0.5個百分點。

供應方面,2018 年我國能源產量快速回升,生產總量達 37.7 億噸標煤,同比增長5%,創 7 年來新高。能源供需形勢總體還屬于寬松狀態,但局部地區、局部時段還有供應偏緊情況發生。

2018 年,我國能源在滿足規模需求后,又向高質量發展邁出了重要一步,尤其是能源效率處于世界先進水平并不斷提升,煤炭和煉油的產能利用率顯著提高,但能源對外依存度進一步上升。我國原油對外依存度攀升至 71%,天然氣進口量超過日本成為全球第一,對外依存度達到 43%。我國能源對外依存度持續走高。

報告預計 2019 年全社會用電量增長 5.8% 左右。煤炭需求量 39.5 億噸,電力行業仍是影響煤炭消費量的主要行業。石油消費量約為 6.2 億噸,同比增長 1.6%。天然氣消費增速有所放緩,全年消費量約為 3100 億立方米,同比增長 10.4%。


改革開放 40 周年能源行業發展回顧

改革開放 40 年來,我國能源行業發生巨變,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能源生產和消費總量躍升世界首位,能源基礎設施建設突飛猛進;能源消費結構持續優化,清潔能源消費比重持續提升,清潔能源生產消費總量位居世界第一;能源科技創新日新月異,一大批技術成果開始領跑國際;能源體制機制市場化改革探索中前行,市場資源配置能力大幅增強。能源發展給社會經濟發展注入源源不斷的動力。


在能源供應方面,2018 年我國能源生產總量達 37.7 億噸標煤, 是 1978 年的 6.0 倍,位居世界第一。2018 年煤炭、石油、天然氣產量分別比 1978 年增長 5.9 倍、1.9 倍和 11.7 倍;發電裝機和發電量位居世界第一,分別比 1978 年增長 33.3 倍和 26.9 倍。

在能源消費方面,2018 年我國能源消費總量達到 46.4 億噸標準煤, 比 1978 年增長 7.7 倍,位居世界第一。煤炭、石油、天然氣產量分別是 1978 年的 6.5 倍、6.8 倍和 20.3 倍;全社會用電量是 1978 年的 27.2 倍。

在清潔發展方面,2018 年天然氣、水電、核電、風電等清潔能源消費量占能源消費總量的 22.1 % , 非化石能源消費占比達到 14.3% 。2018 年全國 6000 千瓦及以上火電機組供電煤耗 308 克/ 千瓦時,比 1978 年的 471 克 / 千瓦時下降了 163 克 / 千瓦時。單位發電量耗水量由 2000 年的4.1 千克 / 千瓦時降至 2017 年的 1.25 千克 / 千瓦時,降幅近 70%。與世界主要煤電國家相比,在不考慮負荷因素影響下,我國煤電效率與日本基本持平,總體上優于德國、美國。

能源體制機制改革逐步進入深水區,市場資源配置能力大幅增強。1978 年以來,我國一直在進行能源體制機制市場化改革的探索。20 世紀 80 年代初至 90 年代末期,為解決能源短缺問題,探索“放松管制、政企分開”改革,煤炭和電力行業放松準入限制,鼓勵各類經濟主體投資辦煤礦和集資辦電,石油行業開始向國外開放海上石油勘探。20 世紀 90 年代末期到 2012 年前后,進入市場化導向的改革推進階段,煤炭行業取消電煤指導價,電力行業實施廠網分開,石油天然氣行業形成跨區域競爭的三大石油公司?!笆濉幣岳?,電力體制改革、油氣體制改革向縱深邁進。


能源供需總體形勢

能源消費增速達到 5 年來最高水平。2018 年我國能源消費總量 46.4 億噸標準煤,同比增長 3.3%,增速較 2017 年提高 0.4 個百分點。我國以較低的能源消費增速支撐了經濟的中高速增長,能源消費彈性系數為 0.5。


能源消費結構不斷優化。2018 年,我國煤炭占能源消費的比重為 59.0%,同比下降 1.4 個百分點。天然氣、水電、核電、風電等清潔能源消費量占能源消費總量的 22.1%,比上年提高 1.3個百分點。其中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的比重達到 14.3%。

能源消費

2018 年, 能 源 消 費 總 量 增 速 創 5年來新高,其中電力消費增速創 7 年最快。調整優化能源消費結構成效顯著,清潔低碳成為結構調整的主力方向,非化石能源消費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提高到 14.3%,2020 年占比 15% 的目標完成在即。天然氣消費繼續高速增長,消費增量創世界紀錄。


我國能源消費結構不斷優化,2018 年非化石能源和天然氣的消費比重分別達到 14.3%和 7.8%;煤炭消費比重下降到 59.0%。天然氣、水電、核電、風電等清潔能源消費占能源消費總量的比重同比提高約 1.3 個百分點,煤炭消費所占比重下降 1.4 個百分點。

煤炭消費連續第二年增長

2018 年,我國煤炭消費總量達到 39億噸,同比增長 1.0%。這是繼 2017 年以來煤炭消費連續第二年出現增長。

從 主 要 耗 煤 行 業 看, 據 測 算, 電 力行業全年耗煤 21 億噸左右,鋼鐵行業耗煤 6.2 億噸,建材行業耗煤 5 億噸,化工行業耗煤 2.8 億噸,其它行業耗煤減少約6000 萬噸。


2018 年,我國電源結構仍以煤電為主,2018 年煤電裝機占比為 53%,煤電發電量占比為 63.7%。受資源稟賦影響,煤電仍然是我國未來一段時期的基礎支撐性電源,統籌推進煤電超低排放和節能改造工作,推動煤電等傳統能源的清潔化利用勢在必行。

石油消費突破 6 億噸

2018 年,我國經濟緩中趨穩,石油消費增速放緩。全年石油消費量約為 6.1 億噸,同比增長 3.4%,增速較上年下降 1.2個百分點。


成品油消費量約 3.3 億噸,同比增長2.0%。其中,汽油消費小幅增長,柴油消費保持平穩,煤油消費快速增加。

分品種看,市場消費總體呈現“汽油放緩、煤油旺盛、柴油回暖”態勢。消費柴汽比繼續保持下降態勢,降低到 1.22。


天然氣需求增長創歷史新高

2018 年,在全國經濟平穩發展、結構調整與轉型升級持續推進的作用下,全年天然氣消費超預期增長,消費量達到 2808 億立方米。同比增長 17.7%。年增 422 億立方米,創下增速世界紀錄。


工業燃料和城市燃氣拉動天然氣消費增長。

城市燃氣:受用氣人口增長、京津冀及周邊城市設立禁煤區、LNG 重卡爆發式增長等因素影響,城市燃氣消費 1150 億立方米,同比增長 24.3%。

工業燃料:受企業煤改氣、淘汰燃煤小鍋爐等影響,工業燃料消費 910 億立方米,同比增長 21.3%。

發電:天然氣發電量同比增長 10.3%,同時天然氣分布式能源項目快速發展,發電用氣 470 億立方米,同比增長 14.1%。

化 工: 化 工 產 品 產 量 增 長, 化 工 用 氣275 億 立 方 米, 扭 轉 下 降 趨 勢, 同 比 增 長1.9%。

電力消費增速持續回暖

2018 年,全社會用電量約 6.8 萬億千瓦時,同比增長 8.5%,較 2017 年提高 1.9個百分點,創近年來新高。其中,第二產業用電量增速為 7.2%,第三產業用電量增 速 為 12.7%, 居 民 生 活 用 電 量 增 速 為10.4%。

2018 年,受第二產業用電穩步增長,第三產業與居民用電保持高速增長的影響,全國全社會用電量實現中高速增長。在國際復雜環境和國內經濟下行壓力下,全社會用電量逐季度下滑,一至四季度,全 社 會 用 電 量 同 比 增 速 分 別 為 9.8%、9.0%、8.0% 和 7.3%。


第三產業與居民生活用電高速增長是全社會用電量持續快速增長的重要動力。鋼鐵、建材行業用電增速回暖,帶動高載能行業用電量增速穩步提升,對全社會用電增長貢獻率進一步加大。2018 年,鋼鐵行業用電量同比增長 9.9%,高載能行業用電同比增長 6.1%。第二產業用電對全社會用電增長貢獻率達到 59%。第三產業用電對全社會用電增長的貢獻率約 23%。居民生活用電對全社會用電增長貢獻率為17%。

能源價格

煤炭價格在相對高位波動

2018 年,動力煤年度長協合同價格(5500 大卡下水煤)在 550-570 元 / 噸區間波動,全年均價 558.5 元 / 噸,比上年下降 9.5 元 / 噸;環渤海動力煤價格指數(5500 大卡),年內最高578 元 / 噸,最低 567 元 / 噸,全年均價 571 元 / 噸,比上年降低 14 元 / 噸。


具體來看,2018 年年初到 2 月上旬, 環渤海 5500 大卡的動力煤價格在 577 元 / 噸左右的高位波動。2 月到 4 月初,受北方供暖期結束且夏季保供高峰期暫未來臨等綜合因素影響,煤炭價格持續下降至 570 元 / 噸左右。從 4 月開始,煤炭價格進入小幅波動階段,漲跌幅度都比較小,持續時間相對較短。

國際油價大起大落

美國對國際油市影響力增強。2018 年,世界石油需求穩步增長,但油價上漲及中美經貿摩擦等對需求有一定負面影響;美國繼續引領非歐佩克石油供應大幅提升;伊朗重遭美國制裁,石油出口下降明顯;“減產聯盟”相機調整產量政策,世界石油市場基本面重歸平衡后再度轉向過剩。美國通過制裁伊朗、牽制沙特、挑起貿易摩擦等手段給世界經濟和國際油價走勢帶來了嚴重擾動。沙特、俄羅斯和美國已成為左右國際油價走勢的主要供應側博弈方。

國際油價震蕩沖高后深度下挫,年均價高于上年。2018 年,世界石油市場基本面重回平衡后再度轉為寬松,國際油價震蕩上行后又深度下挫,但年均價大幅提升,并一度創下近四年高點。2018 年,布倫特原油期貨年均價為 71.69 美元 / 桶,比上年提高 16.96 美元 / 桶,漲幅達 31%;WTI 原油期貨年均價為 64.90 美元 / 桶,比上年提高14.05 美元 / 桶,漲幅達 27.6%。10 月 3 日,布倫特和 WTI 原油期貨價格分別創下 86.29 美元/ 桶和 76.41 美元 / 桶的近四年高點;但 12 月 24 日,布倫特和 WTI 期貨價格又分別跌至 50.47美元 / 桶和 42.53 美元 / 桶的一年多來最低。


爭取原油定價權,中國已在付諸行動。自 2018 年推出首個國際化期貨后,成交量屢創新高,但要成為有影響力的國際或地區基準合約仍任重道遠。

天然氣價格總體上漲

我國 LNG 價格實行市場化定價機制。據思亞能源統計,2018 年我國 LNG 液態分銷量約為2500 萬噸,占天然氣總消費量的 12.3%。我國 LNG 價格在經歷了 2017 年底的暴漲之后,由于下游市場需求回落、上游供應增加等因素的影響,2018 年初價格有所下跌,5 月份開始價格又逐漸回升。

2018 年,我國接收站進口 LNG 液態出貨平均價格為 4387 元 / 噸,較 2017 年上漲 12%。上漲的原因主要是由于2018 年1-10月國際原油價格上漲明顯,與油價掛鉤的 LNG 進口價格上漲,全年 LNG 到岸均價為 9.83 美元 / 百萬英熱單位,同比上漲 42%;同時由于供求緊張,東亞 LNG 現貨價格也一路上揚。


2018 年供暖季結束以后,供應給液化廠的管道氣價格上漲,促使國內 LNG 液化工廠出貨價格走高。LNG 液化工廠出廠加權平均價格為 4245 元 / 噸,較 2017 年上漲 16%。


2018 年電價降成本超過 1600 億元

2018 年全社會用電量約為 6.81 萬億千瓦時,同比增長 8.5%。電網企業落實降電價政策,發電企業提高市場化交易份額,全年共降低社會用電成本超過 1600 億元。其中,市場化交易電量約 2.1 萬億千瓦時,同比增長約 31%,占比約為 32%。共降低企業用電成本約 700 億元。

能源消費預測

2019 年,我國能源消費結構中,非化石能源和天然氣仍是拉動能源消費增長的主導力量,占一次能源消費的比重繼續提高;煤炭消費量將略有減少,占一次能源消費的比重繼續下降;石油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保持穩定。


預計 2019 年全社會用電量增長 5.8% 左右,增幅比 2018 年有所下降??悸羌頌炱紉蛩賾跋?,用電量增速可上下浮動 1 個百分點。

預計2019 年煤炭需求量 39.5 億噸,電力行業仍是影響煤炭消費量的主要行業。

2019 年,預計石油消費量約為 6.2 億噸,同比增長 1.6%,增速較2018 年下降約 1.8 個百分點。

預計2019 年天然氣消費增速有所放緩,全年消費量約為 3100 億立方米,同比增長 10.4%,增速較 2018 年下降約 7.3 個百分點。

能源供應

2018 年,我國能源生產總體穩中有升,達到 37.7 億噸標準煤,同比增長 5.0%。其中,原煤增速提高,原油降幅收窄,天然氣增長較快,發電量平穩增長。


截至 2018 年底,我國電力裝機容量約 19.0 億 千 瓦, 同 比 增 長 6.5%。其 中2018 年 新 增 裝 機 1.2 億 千 瓦, 同 比 下 降12.6%。全年發電量約 7.0 萬億千瓦時,同比增長 8.4%。


原煤產量恢復性增長

2018 年,全年原煤產量 36.8 億噸,同比增長 4.5%,連續兩年出現增長。煤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深入推進,“十三五”煤炭去產能主要目標基本完成。

煤炭生產重心繼續向晉陜蒙新等資源稟賦好、競爭力強的地區集中。2018 年,內蒙古、山西、陜西、新疆、貴州、山東、河南、安徽等 8 個億噸級(省區)原煤產量 31.2 億噸,占全國的 88.1%,同比提高 0.9 個百分點;其中,晉陜蒙新四?。ㄇ┰翰空既?74.3%,同比提高 1.8 個百分點。


石油產量下降趨勢趨緩

2018 年,我國石油產量明顯遞減的勢頭有所減緩,全年原油產量 1.89 億噸,比上年下降 1.3%,明顯低于 2016-2017 年的減產幅度;鄂爾多斯、塔里木、準噶爾等中西部油田增產。


2016~2017 年,我國原油產量連續兩年出現較大幅度下降。2016 年產量比 2015 年下降1487 萬噸,降幅 6.9%,2017 年產量下降 818 萬噸,降幅 4.1%。2018 年我國原油產量僅比2017 年下降 300 萬噸,下降 1.3%,降幅大大收窄。

天然氣產量大幅增長

2018 年,我國天然氣產量約 1603 億立方米,同比增長 8.3%,增幅達 6 個百分點,主要原因是環保政策的落實推進,使天然氣消費需求持續攀升,帶動產量大幅提高。


非常規天然氣產量大幅增長,產量約187 億立方米,同比增長 11.5%。分品種看,頁巖氣產量繼續走高,約為 103 億立方米,比 2017 年增長 13 億立方米。煤層氣產量 56 億立方米,比上年增長 13 億立方米;煤制氣產量 28 億立方米,比上年增長約 6 億立方米。常規氣產量增長 7.7%,產量約為 1416 億立方米,比 2017 年增長90 億立方米。

可再生能源健康發展

水電。2018 年, 我 國 水 電 發 電 量 12329 億千瓦時,同比增長 3.2%。水電占一次能源生產比重為 10.1%。全年水電設備利用小時數 3613 小時,比 2017 年增加 16 小時,同比增長 0.4%。

風電。2018 年,我國風電繼續保持快速發展勢頭,全年發電量 3660 億千瓦時,同比增長 21%,發電量占一次能源生產的比重約為 3.0%。2018 年,全國風電平均利用小時數 2095 小時,同比增加 147 小時。

棄風率下降。2018 年,全國棄風電量從 2017 年的 419 億千瓦時下降到 277 億千瓦時,全國棄風率下降至 7%,下降約 5 個百分點,實現棄風電量和棄風率“雙降”。新疆、甘肅、內蒙古仍是棄風電量較多的三個地區,但棄風限電情況明顯好轉,相比 2017 年棄風率分別下降 6%、14%、5%。


太陽能發電設備利用率提高。2018 年,我國太陽能發電 1775 億千瓦時,同比增長 50.8%,繼續保持高速發展。發電量占一次能源生產的比重約為 1.4%。全國太陽能發電設備利用小時數 1212 小時,比 2017 年提高 7 小時。

棄光率下降。2018 年,我國棄光電量 54.9 億千瓦時, 同比減少 18 億千瓦時,棄光率 3%,同比下降 2.8 個百分點,實現棄光電量和棄光率“雙降”。棄光主要集中在新疆和甘肅,其中,新疆(不含兵團)棄光電量 21.4 億千瓦時,棄光率 16%,同比下降 6 個百分點;甘肅棄光電量 10.3 億千瓦時,棄光率10%,同比下降 10 個百分點,兩地棄光率連續三年下降。

生物質發電保持穩步增長勢頭。2018 年,我國生物質發電量 906 億千瓦時,同比增長 14%。生物質發電量排名前四位的省份是山東、江蘇、浙江和廣東,分別為 135 億千瓦時、95 億千瓦時、92億千瓦時和 83 億千瓦時,生物質發電新增裝機 305 萬千瓦,累計裝機達到 1781萬千瓦,同比增長 20.7%

核電生產平穩。2018 年,全國核電發電量 2944 億千瓦時,同比增長 18.6%。核電發電量占一次能源生產的比重為 2.4%。

能源流向

煤炭流向

 

原油流向

 


天然氣流向

 


電力流向

 


能源貿易

2018 年我國能源對外依存度約 21%。能源進口量約為 9.7 億噸標準煤,其中原油占 66%,比重較 2017 年下降 1 個百分點,天然氣占 16%,比重較 2017 年提高 2 個百分點,煤炭占18%,比重較 2017 年下降 1 個百分點。


煤炭貿易量小幅波動。2018 年,煤炭進口 2.8 億噸,同比增長 3.9%。其中,硬煤進口 1.9 億噸,同比增長 3%;褐煤進口 0.9 億噸,同比增長17%。

原油進口繼續較快增長。2018 年,我國原油凈進口量達到 4.6億噸,同比增長 10%。原油對外依存度達到 71%。

天然氣進口量大幅增長。2018 年 我 國 天 然 氣 凈 進 口 量 達 到1200 億立方米,同比增長 32%。其中液化 天 然 氣 進 口 量 為 700 億 立 方 米(5090萬噸), 增長 33%,占天然氣總進口量的 58%。管道天然氣凈進口量為 500 億立方米(3630 萬噸),增長 30%,占比42%。

中國繼續引領全球 LNG 需求上漲。2018 年全球 LNG 貿易量同比增長 9% 至 3.13 億噸。在全球 LNG 進口增量的 2600 萬噸中,中國約占 50%。韓國、巴基斯坦、泰國和墨西哥的液化天然氣進口也出現了強勁增長。

2018 年 全 球 液 化 天 然 氣 供 應 總 量 為 3.26 億 噸, 比 2017 年 增 長 9%。美 國 ( 科 夫 站、Corpus Christi 1 號 生 產 線 和 Sabine Pass 5 號 生 產 線 )、 澳 大 利 亞 惠 特 斯 通 2 號 生 產 線 , Ichthys)、俄羅斯 ( 亞馬爾 2 號和 3 號生產線 ) 和喀麥隆浮式液化天然氣等項目投產。

能源建設與投資

2018 年,主要能源行業固定資產投資同比提高 2.2%。其中,煤炭開采和洗選業固定資產投資扭轉 2013-2017 年逐年下降趨勢,同比增長 5.9%;石油天然氣開采業固定資產投資降幅收窄到 0.7%;煉油和燃氣生產和供應業投資增幅較大,分別為 10.1% 和 6.4%;電源投資2010~2015 年期間基本平穩,2016-2018 年持續下降,2018 年較上年下降 6.2%;2018 年電網投資比上年提高 0.6%。



氫能技術專題

2018 年是“氫能元年”,氫能成為能源技術領域的一大熱點。

氫能產業聯盟成立。2018 年 2 月 11 日,由國家能源集團牽頭,國家電網公司等多家央企參與的跨學科、跨行業、跨部門的產業聯盟——中國氫能源及燃料電池產業創新戰略聯盟——在北京宣告成立。

全國第一份加氫站管理暫行辦法。2018 年 7 月 11 日,佛山市住房和城鄉建設管理局發布《佛山市加氫站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公開征求社會各界意見。這是國內地方政府首例公開對外發布、實行的較為全面的加氫站管理辦法。

12省市開通氫能公交線路。2018 年,全國已有北京、上海、廣東佛山及云浮、江蘇如皋及鹽城、遼寧新賓、四川成都、河南鄭州、河北張家口、山西大同等 12 個市縣開通氫燃料電池公交線路,累計投運的氫燃料電池公交車已突破 250 輛。其中,張家口先后投運氫燃料電池公交車 74 輛,成為全國擁有氫燃料公交車數量最多的城市。

中國氫燃料電池汽車首次出口國外。2018 年 9 月 10 日,馬來西亞砂拉越經濟發展公司與佛山飛馳汽車就氫燃料電池客車供應和交付簽署諒解備忘錄,將分批采購氫燃料電池客車投入馬來西亞砂拉越州首府古晉的公路運營。氫燃料電池汽車出口馬來西亞,不僅實現了我國氫燃料電池汽車出口零的突破,更代表著國內氫能汽車成果獲得的國際認可。


氫能關鍵技術

氫氣生產。氫氣不能直接開采,是二次能源。因此,要發展氫能,就需要研究高效、廉價、低碳的制氫技術??悸塹匠殺疽蛩?,近期煤制氫和天然氣重整是主流技術路線。


氫氣儲運。氫氣體積能量密度低,不足甲烷的 1/3,沸點為 -253℃,比天然氣低 91℃ ,難以像 LNG 一樣液化儲運??悸塹角餛奶寤芰棵芏群頭械?,氫氣的儲存運輸成本會達到同等能量天然氣的數倍。因此,儲運技術是氫能大規模發展的一個瓶頸。


氫燃料電池汽車。相對于傳統內燃機汽車,氫燃料電池車無污染排放、能效較高,用燃料電池車替代燃油、燃氣車輛,有利于節能減排。相對于電動汽車,氫燃料電池車在續航里程和燃料補充速度上有優勢,但在燃料價格、能效、燃料補充便捷性方面占劣勢,要根據不同車型的應用場景進行選擇。

 

目前,氫氣在生產、儲運、利用方面都有一些技術需要研究突破。研究氫能技術有利于帶動制氫、燃料電池等相關產業的發展。另外,煤制氫作為車輛燃料,可以降低我國油氣對外依存度,保障能源安全。然而,必須清醒地認識到,目前氫能技術還有許多不足,各種方案同時并存。發展氫能不宜冒進,一定要從節能、環保、經濟等多方面綜合考慮,認真比選技術路線。

能源政策

2018 年,為實現能源行業高質量發展,打贏三大攻堅戰,多項能源領域政策相繼出臺,內容包括打贏藍天保衛戰、促進清潔能源健康發展,切實化解過剩產能,解決清潔能源消納問題等。體制改革方面,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的“一般工商業電價降低 10%”目標基本完成,電力、油氣體制改革持續深化。

能源綠色發展 - 打贏污染防治攻堅戰

2018 年,國務院印發《打贏藍天保衛戰三年行動計劃》,《計劃》提出了優化能源結構,推進能源資源全面節約等關鍵舉措。

總體目標:經過3 年努力,大幅減少主要大氣污染物排放總量,協同減少溫室氣體排放,進一步明顯降低細顆粒物(PM2.5)濃度,明顯減少重污染天數,明顯改善環境空氣質量,明顯增強人民的藍天幸福感。


重點領域:京津冀及周邊地區、長三角地區、汾渭平原


能源綠色發展 - 光伏

普通光伏電站發展很快,部分地方出現棄光問題;補貼缺口持續擴大,據行業估計,2018 年我國可再生能源補貼缺口已超 1400 億元,其中光伏補貼缺口超 600 億元。由此國家能源局出臺《關于 2018 年光伏發電有關事項的通知》(業內稱作“5.31 新政” ),要求合理控制 2018 年新增光伏項目建設規模,除扶貧項目外,電價及補貼雙雙降低 0.05 元 / 千瓦時。


5.31新政”,表明了國家對于推進光伏平價上網這一目標的決心。文件的發布對光伏市場產生了一定的沖擊,也使光伏行業從業者意識到,若要長期保持可持續健康發展,則必須擺脫依賴補貼的發展心態,同時轉變舊有的發展理念,從一味做大轉變為提質增效,切實加強光伏行業的競爭力。

能源綠色發展 - 風電


能源綠色發展 - 天然氣



能源綠色發展 - 煤電超低排放和節能改造

2018 年 8 月,國家能源局、生態環境部發布《關于印發 2018 年各?。ㄇ?、市)煤電超低排放和節能改造目標任務的通知》,要求煤電超低排放改造 4868 萬千瓦,節能改造 5390.5 萬千瓦。


能源領域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 防范化解過剩產能

2018 年 4 月,國家發展改革委發布《關于做好 2018 年重點領域化解過剩產能工作的通知》,就 2018 年煤炭、煤電化解過剩產能目標及重點任務進行了明確。煤炭力爭化解過剩產能 1.5 億噸左右,確保 8 億噸左右煤炭去產能目標實現三年“大頭落地”。淘汰關停不達標的 30 萬千瓦以下煤電機組。

煤炭:加快退出安全保障程度低、環保問題突出且整改不到位的煤礦;不斷完善中長期合同、產能置換指標交易、應對煤價異常波動、煤炭儲備和庫存、社會責任企業等制度。

煤電:完善化解煤電過剩產能工作協調機制,督促地方制定落實工作實施細則。2018 年 5 月,國家能源局發布了《國家能源局關于發布 2021 年煤電規劃建設風險預警的通知》,就全國各?。ㄊ?、區)2021 年煤電規劃建設風險預警情況進行了發布。

能源領域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 加快優質產能釋放

2018 年 2 月,國家發展改革委、國家能源局等四部委聯合印發《關于進一步完善煤炭產能置換政策加快優質產能釋放 促進落后產能有序退出的通知》。

推動落后產能退出。支持與自然?;で?、風景名勝區、飲用水水源?;で氐嚎?、災害嚴重煤礦和長期停工停產煤礦加快退出,相應產能置換指標折算比例可提高為200%

支持優質產能增加。支持一級安全生產標準化煤礦、優化生產系統煤礦增加產能,所需產能置換指標折算比例可提高為200%


能源領域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 解決清潔能源消納問題

2018 年11月,國家發展改革委國家能源局印發《清潔能源消納行動計劃(2018-2020 年)》。



能源體制改革 - 電力




能源體制改革 - 油氣

2018 年 5 月 31 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印發《關于理順居民用氣門站價格的通知》。

理順居民用氣門站價格。自6月10日起 :居民用氣由最高門站價格管理調整為基準門站價格管理;居民與非居民用氣基準門站價格水平相銜接,不再區分居民非居民用氣門站價格


價格機制。天然氣定價將靈敏反映供求變化和季節性差價,引導用戶錯峰用氣。

民生保障。各地綜合考慮居民承受能力等因素,合理疏導終端銷售價格。對城鄉低收入群體及北方地區農村“煤改氣” 家庭予以適當補貼。


來源:中國能源報